Recent Search
    Create an account to secretly follow the author.
    Sign Up, Sign In
    - or -

    Cutters1112

    ☆quiet follow Send AirSkeb request Gift Yell with Emoji 💖 👍 🎉 😍
    POIPOI 26

    Cutters1112

    ☆quiet follow

    【彰冬| Я】葡萄🔸O冬产乳的片段 瞎起的标题
    🔹雷人东西不过脑我发誓今年一定不会再做了
    🔸ooc 纯属满足xp的产物 不能接受不建议点开









    01.
    冬弥在浴室的梳妆镜前脱下衣服,巡视自身的每一处,视线停留在平坦的胸部上。
    彰人在和他做爱时痴迷于亲吻他的乳房。但胸部肌肤毕竟还是太娇嫩,哪怕是温柔地含在嘴里舔舐,也很容易就在上面留下暧昧的痕迹。
    是不是太纵容彰人了?他凑近镜子看了看,挺翘在胸膛上的乳头被舔得又红又硬,有时候蹭到衣服也会有刺痛感。感觉胸口还有些涨涨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不仔细看还觉得是和别的男性没有两样的平坦胸部,但现在看来胸部的线条确实是有点弧度了。
    他想起前些日子一次情事中,彰人在他耳边说着“乳晕好像大了一圈”之类的荤话,还伸手在他的乳头附近画着圈,咂着嘴含糊不清地自言自语了一句:
    “好像有股奶味啊”
    当时只是把话当床事催情用没去细想,现在看来这事是有些蹊跷。按道理来说,哪怕是Omega也只有在孕期才会有初乳,虽然也有听说过产乳症这种罕见小概率事件……
    冬弥伸手小心翼翼地去抚摸自己的乳房。他觉得有点羞耻,连平常都不会有多上心,更不要说是会产乳这种事了。
    仅仅只是抚摸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但当他试图像彰人平时那样轻轻抓揉时,针扎般的刺痛感激得他一下子飙了几滴泪。
    明明前几天也不会这样……万一刚好就中了那万分之一的概率呢?
    还是等彰人回来了再说吧。

    02.
    Omega的发情期里,穴里向来是雨水充沛,就连高潮的时候也是咕滋咕滋地冒着水、持续夹紧着那根在里头作孽的肉棍。
    刚经历完一波高潮的冬弥被彰人捞着腰翻过身,打算等人缓过神来再面对面进行下一轮征战,却不料摸到了一手的湿滑。
    “冬弥……?”
    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稍稍回过神,才发现自己被人翻了个面,翻他的人却不动了。
    “彰人,怎么了?”
    他觉得彰人的脸色不太对,像是震惊却又藏不住兴奋。冬弥顺着彰人的视线看去,低头看到了自己正冒着水光的乳头,颤巍巍的,像一颗沾满露水等着人采摘的樱桃。
    不是彰人的唾液,而是正从自己乳尖冒着星星点点的乳汁,刚才没注意,现在倒是浇得整个乳头湿淋淋的。
    彰人愣了愣,下意识将手上粘到的液体塞进嘴里品尝。
    ——是奶汁!
    同样震惊得愣住的还有冬弥本人,但神游在外的意识很快就被急着尝初乳的彰人给拉了回来。刚才量太少没尝出什么味道,但又怕弄疼了人,只好先用两片唇夹着乳珠轻抿,又用舌头绕着乳晕打转,又释放信息素笼罩着他,好让人先放松下来。
    当粗糙的舌苔碾过敏感的乳头时,冬弥浑身抖了抖。痛,但是痒,然后不住地挺腰直把胸膛往自家Alpha脸上送。
    这就像邀请人来嘬奶一样了。
    就靠刚刚冒出来的一星半点奶汁可尝不出什么味,但毕竟是初乳,奶量不多,还是得靠吸。
    彰人魔怔似的盯着那颗乳头,用手拢了拢不多却柔软的乳肉,低头叼住乳尖,憋着腮帮子开始嘬了起来。奶汁一点一点低落到彰人的舌尖上,这下终于尝到了味道,淡,砸多几口倒是能嘬出一点清甜的香气。
    奶水没嘬出多少,冬弥倒是疼得倒吸了一口气,两眼发黑,条件反射地推拒着彰人的脑袋。疼是疼,但后穴却不争气地分泌出更多的液体,也绞得杵在里头的肉棍更紧了。
    知道冬弥疼了彰人也不敢造作,赶紧松开嘴,亲亲Omega憋得通红的脸和挂着泪水的眼角,又将自己的吐息塞进对方还在大口喘气的嘴里,让他也尝尝自己的奶味。
    “很痛吗?”
    “没……”冬弥想努力把眼泪憋回去,手贴着彰人的后脑勺,“之前觉得好像有什么堵着,现在感觉好多了。”
    这是刚才帮他疏通了的意思?
    “真的没问题吗?”彰人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想到刚刚自己老老实实挨的几下就知道冬弥有多难受。
    得到冬弥的首肯,又埋头苦嘬起来。他也不像刚才急哄哄地像小孩吃奶那样,反而边揉着冬弥的乳肉边上嘴吸,一点一点地帮Omega通乳。
    直到两边轮着嘬过了好几遍、榨不出再多的乳汁了,才算放过两颗红嫩得像成熟饱满的乳头。

    03.
    临近闹钟响起的十分钟浅眠里,彰人感觉到身边的人已经不安地翻过了三次身。
    “怎么了冬弥?”
    “嗯?抱歉,彰人,我是不是吵醒你了。”
    “没事,反正也差不多是这个点该醒了。倒是你,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我觉得胸口有奶水堵住了。
    但开口对于冬弥来说似乎是有点困难,对于他来说属于是过于羞耻的请求。想尝试着给自己挤,却想起上回痛得太阳穴突突跳却什么也没挤出来的经历,便只能找彰人求助。
    “是堵住了吗?”捂着胸口的双手还是出卖了冬弥,彰人自然是清楚怎么做才能缓解症结。
    “那还是疏通疏通吧。”
    冬弥感觉右边的乳头首先被含住了,暖呼呼之中又带着点湿意的凉,被包覆在恋人的嘴里一点一点吮吸着。奶水一点一点积成一整滴,浸染了Alpha的味蕾,呼吸间都是属于乳汁的甜骚味。
    比起先前只有一点起伏的胸部,涨奶后的乳房更像是一座小山丘,乳肉拢在手心里手感姣好。被吮吸的快感,乳尖被舌苔打着转逗弄的刺激,让冬弥抱着彰人的脑袋情难自禁地哀哀地叫着。
    直到乳头被吸得红肿又微微憋下去,胸口不再胀痛了,他才舒服得打着尿颤哆嗦着身子,更加粘人。彰人砸吧着嘴嘬奶的声音让他感到面红耳赤,但他知道这是故意的,对方那根铁烙似的玩意还在下面顶着,自己后面的甬道也因为快感而汁水横流。
    整个大清早,从天边微微出现鱼肚白到日上三竿,彰人不仅用嘴帮冬弥一点一点地把奶水给清出去,顺便用阴茎也给后穴泄了淫水,把上下都在流水的人照顾得服服帖帖、高潮不止。
    完事后的冬弥双腿都没来得及合上,打着颤一闭眼又累得睡了过去,隐约中听到彰人下床的声音。
    彰人去给他放水做清理了。
    Tap to full screen .Repost is prohibited
    👍👍👍🍼🍼😭😭🍼🍼🍼🍼🍼🍼😭🍼🍼🍼🍼🍼🍼🍼🍼🍼🍼🍼🍼🍼🍼💘💘🍼🍼🍼😍😍🍼🍼🍼🍼☺😍❤❤🍼🍼🍼🍼😍😍😍👏🍼🍼😍🍼😍💖👏🍼
    Let's send reactions!
    Replies from the creator
    Hide ads with PoiPass!  

    recommended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