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Search
    Sign in to register your favorite tags
    Sign Up, Sign In

    kuraichoh

    @kuraichoh

    ☆quiet follow Send AirSkeb request Yell with Emoji 💖 👍 🎉 😍
    POIPOI 37

    kuraichoh

    ☆quiet follow

    ※零→→あんず(あんず=轉學生=製作人≠玩家)
    ※個人習慣有些稱呼維持日文
    ※ !!時間軸

    ===

    ##零あん

    「唉⋯⋯以前到底都是怎麼說話來著的?吾輩⋯⋯本大爺、咳咳、我?咳咳咳、 」
    會議室的一角零托著下巴眉頭深鎖,久違地拉開嗓子而聲帶好像抗拒著什麼一抬高音量馬上咳起來,接過あんず遞到旁邊的水整杯喝乾,看著空杯忍不住嘆口氣。
    「⋯⋯朔間前輩真的沒問題嗎?」
    「嬢——好像不太對⋯⋯あんず?啊、好麻煩——」
    「這種時候應該稱呼『製作人』⋯⋯」
    あんず看著少見地顯露出無助的零而她什麼也幫不上。

    事情緣由是零受邀到熟人的舞台上當作特別來賓,因為是「過去的朔間零」結的緣,加上舞台風格考量,無論如何都不能用「UNDEAD的朔間零」上台。
    UNDEAD結成後長期以老爺爺的形象在大眾面前出現,獨特口吻由裡到外融入在生活中這麼多年,當要回到從前的風格時反倒像是重新演繹另一個角色般困難。
    對他而言還有一點點回想過去年少輕狂有說不出的彆扭感,也許多數人覺得那是一個輝煌時代,對他只外人所無法理解的黑歷史。
    「其實朔間前輩不需要舞台外都跟以前一樣,就像⋯⋯就像是舞台劇只需要在舞台上有角色形象就夠了?」
    以前的零對あんず等同是紀錄片上的人物,為了這項工作她鼓起勇氣跟晃牙借他的收藏去認識超級偶像時代的朔間零。
    即使看了無數場,她能夠吸收到的知識始終被侷限在舞台表現上,所能夠提供的建議相當有限。
    將後輩視為小孩子般對待,還會摸摸他們的頭,笑著說自己是老爺爺、日光下時常頭暈目眩體力不支彷彿隨時會昏倒,在這種形象的薰陶下她怎麼樣都想像不出來和那時候的朔間零共事會是怎麼樣的狀況。
    零知曉她的性格,那些書面資料的厚度就證明她非常努力,也知道她相當憂心零自身勝於演出計畫,可是面對這項提議零還是搖了搖頭。
    「不了,這種場合虎頭蛇尾的話反而會更糟⋯⋯可惡、煩死了閉嘴、嗯,這樣的感覺如何?」
    「嗯~好像有點接近了?」
    「⋯⋯你們這些傢伙,準備好了嗎!!」
    零又嘗試了幾句,難以啟齒的台詞多說幾次後慢慢免疫,掌握到訣竅的瞬間連帶整個人的氣場都不一樣,十分鐘前跟現在幾乎就是不同人。
    晃牙曾說過,他的言行舉止是模仿那時候的朔間零。
    而看過演唱會跟現在的表現,零自身有著他人無法轉述並重現的磅礴氣勢。並非指晃牙是個半吊子,和平日神秘、高貴的魔王不一樣,強行將注意力吸進去彷彿黑洞一樣,散發絕對的自信,隨時一開口就會將周圍吞噬,比夜晚的魔王更致命更危險。
    還不是正式演出,あんず微微地覺得自己情緒好像會被這氛圍帶著走,憑著對專業的堅持她必須維持客觀的態度,小腦袋瓜轉著許多面對這樣的零更貼切的舞台安排。
    翻開隨身攜帶的筆記本振筆疾書寫下要注意的小細節,儘管只是演唱會的一個橋段也不能馬虎。
    出色的超級偶像必須要完美的獻給所有人,超級偶像朔間零重出江湖這樣的等級更是不容小覷,あんず心中突然生出神聖的使命感,此刻湧出的靈感之多不是一個十分鐘的表演就足夠發揮。
    必須要重新回顧影片並且著重在衣服上,理想是把過去的服裝風格和這次舞台做結合就像鬼龍在返禮祭做的一樣——思考和手都停不下來,一個不注意她沈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忘記她此時此刻身旁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吶、就那麼有趣嗎?あん~ず。」

    低沈的嗓音陌生又熟悉,那聲音把她拉到現實,抬起頭自己正前方是一雙血色又魅惑的雙眸,瞳孔倒映著茫然的自己。
    呆愣數秒,意識到兩個人距離之近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讓心臟撲通撲通好像要壞掉一樣狂跳。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而對方此刻說是具有侵略性的野獸也不為過,那讓人窒息的氣勢她嚇得動不了。
    落單的幼獸,此刻她這麼定義自己。
    零的右手從脖子向上撫摸,粗糙的手滑過自己皮膚時她打了冷顫,大手輕易包覆住半邊臉頰,思考跟她整個人都停止運作。
    「應該有警告過妳——這世界上並非都是好人吧?前輩也好偶像也好,都要更警戒一點,哪怕是『我』都有可能輕易地把妳吃的一點也不剩哦。」
    就在耳畔的低語,他呼出來的氣搔的耳朵很癢,あんず只能微微點頭。
    「是、我知道⋯⋯我會謹記在心⋯⋯
    「好乖好乖,吾輩最喜歡乖孩子了~」
    手離開她的臉改放到她頭上溫柔地拍了拍,自由切換兩種語氣把あんず操控在掌心讓她心臟到現在還是跳得飛快。
    「拜託不要太過份捉弄我⋯⋯雖然反差的部分粉絲會很開心⋯⋯」
    零微愣,氣氛僵了數秒小聲咕噥著。
    「這也不是粉絲向的福利就是了。」
    「抱歉太小聲了朔間前輩說了什麼呢?」
    「沒什麼、倒是あんず剛才那麽認真,想必是有什麼好點子吧?」
    「啊、是!一閃而過的想法思緒還有點亂--」
    刻意把話題導回來,あんず在紙上畫出粗略的服裝的方向跟一些出場細節,一進入工作模式大腦又重振旗鼓。
    邊聽她細細解說邊回想她那少女一般羞澀的表情,零本來還有點高興她終於卸下防備意識到自己男性的魅力,下一秒提到工作馬上就拋諸腦後又擅自解釋朔間零的所作所為都是營業的一環。
    自己露骨的好感展現這麼輕易地被帶過可說是一種恥辱。
    這也不是第一次對あんず釋出挾帶男女私情的好感,他有意識的表現出超越前輩後輩這樣層級的情誼,全部都跟丟進池塘打水飄不成的石頭一樣沈到池底,丟進去的石頭大概都可以疊成一個小山丘了。
    想要在一個絕妙的平衡點攻陷下來實在難上加難,不希望讓她提高警戒封閉自己,也不想要太強硬戳破防禦力不高的武裝。
    「好難喔~吾輩都要對自己沒有自信了~」
    「千萬別這麼說,剛剛看到朔間前輩的演繹一定沒有問題的!」
    少女堅定的目光,零深深嘆一口氣。
    「⋯⋯果然很難呢,『我』不加油不行啊。」
    少女歪著頭,她還不知道零接下來每天時不時會各種出其不意會讓她每天心神不寧。

    至於最後是零進攻成功還是あんず防守成功,可能要等到延長賽後才能真正分出勝負

    完。
    Tap to full screen .Repost is prohibited
    ☺
    Let's send reactions!
    Replies from the creator

    recommended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