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Search
    You can send more Emoji when you create an account.
    Sign Up, Sign In

    kuraichoh

    @kuraichoh

    ☆quiet follow Send AirSkeb request Gift Yell with Emoji 💖 👍 🎉 😍
    POIPOI 37

    kuraichoh

    ☆quiet follow

    もしも明日が死んだなら
    ※薰あん

    例えば明日君が死ぬとして
    ※薰あん

    ずっと好きで痛かっただけなの
    ※對象是誰都可以

    君は眩しかった
    ※ひよあん

    幸福の過剰摂取
    ※いずあん

    おぬしが眠るまでそばにいるから、
    ※零あん

    ##ドルあん
    ##薰あん
    ##零あん
    ##いずあん
    ##ひよあん

    2023/01-復健練習もしも明日が死んだなら
    ※!的時間軸,大概冬天左右
    ※薰あん
    原題目來源:
    創作お題bot@理想幻論
    https://twitter.com/asama_sousaku/status/1617155480446701579s=46&t=W63CSU-DJGpDAv35cM8zsg


    「如果明天就死了的話,羽風前輩會做什麼呢?」
    「⋯⋯好突然的問題呢。」
    她沒回話薰也沈默,教室裡面只有她一筆一筆描繪下次服裝草圖刷刷刷的聲音。
    「只是一個純粹假設性問題的話,知道自己明天就要死了⋯⋯嗯~會想去見對自己最重要的人好好道別吧?」
    如果不是那種世界末日大家都要死了的前提,薰略帶玩笑般的小聲補充。
    「很意外羽風前輩會就這樣接受自己即將要死了。」
    「意外嗎?哈哈~畢竟人生總是殊途同歸的。」
    「⋯⋯說的也是。」
    あんず低頭安靜地繼續她的設計圖。
    薰從坐在桌上改成拉開她身旁的椅子趴到了桌上看著她。
    在等待其他人集合的時間以往覺得無趣,比起開會或是練習不如去跟女孩子約會,這樣輕浮的心態不知何時開始不太出現了,取而代之的是自己在畢業前的時間能做些什麼,又還能做什麼。
    事到如今才在擔憂自己畢業後的去路跟自己的人生已經太晚了,浪費近三年的時間玩樂。
    「⋯⋯我的話⋯⋯可能也會跟前輩一樣吧,想要一個一個跟大家道謝,一直以來謝謝包容我之類的。」
    「很あんずちゃん的風格呢~」
    兩人之間又進入沈默,直到晃牙大聲嚷嚷地走了進來,隨後阿多尼斯跟零姍姍來遲,人到齊後あんず拿出企劃書仔細的解說下一次的演唱會場地資訊。
    日常的生活裡一個非日常的假設問題,明天就死了的話現在開會也沒有意義呢。
    薰有一種說不出的惆悵,勾起一些不那麼想要回想起的回憶,甩甩頭忘記那些事情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會議當中。


    ===


    例えば明日君が死ぬとして
    ※!!時間軸後,同居設定
    ※薰あん
    原題目來源:
    創作お題bot@理想幻論
    https://twitter.com/asama_sousaku/status/1617163047088578562s=46&t=-BmIpSBcpyFYVXaZDooBNw


    天尚未亮耳邊響起嗶嗶嗶嗶——嗶嗶嗶嗶——手在床頭櫃上尋覓噪音的來源,強行將眼皮分離,盯著螢幕幾秒直到看清楚按鍵的位置才將手機的鈴聲關掉。
    4:30,外頭還是一片黑。
    5:30前必須要跟經紀人會合前往今天工作的拍攝地點,現在才起來沒有半點賴床的空間,但懷裡小巧的身軀每次都捨不得放開。
    她規律的呼吸是活著的證明,看著あんず睡得香甜,手輕輕拂過臉頰再輕輕撥開碎髮朝著她額頭落下一吻。
    現在的あんず精神狀態跟身體都跟之前相比好上很多,偶爾還是擔心這麼嬌小的身體背負著的工作量是否再次壓垮她⋯⋯不,那些事情不能再發生了。
    也是為了介入她的生活控管能力而強硬提出同居,並且用最快的速度將所有事情處理完,事務所跟ES允諾的很快,甚至提供了一個保全以及隱私保護都相當優秀的物件。
    真的不能再發生了,她在自己眼皮底下暈厥後送醫這種荒唐事。
    往返醫院不過兩三天的事情卻像數個月那麼久,每天都害怕她閉上眼睛後從此陷入沈睡。
    再一次抱緊她,嗯,一切都很好,在心裡和自己喊話,薰這才離開被窩去盥洗。
    人終究會死亡,他知道。
    理解這殘酷的事實,又反覆假設著她明天就會死亡逼迫自己維持最大的溫柔跟包容。
    一邊全心全意對她釋出自己所有的愛,一邊
    在睡前和起床時花上一小段時間確認她的呼吸,確認她的脈搏。


    ===


    ずっと好きで痛かっただけなの
    ※!的時間軸,秋天之後
    ※對象是誰都可以
    原題目來源:
    創作お題bot@理想幻論
    https://twitter.com/asama_sousaku/status/1616415614444376068s=46&t=-BmIpSBcpyFYVXaZDooBNw


    初戀的味道酸酸甜甜,不知道是從誰開始留下這麼一種說法。
    經歷戀愛的滋味後想起這個說法,忍不住覺得是騙人的吧?到底甜在哪裡?比起酸更多的是苦澀。
    心揪在一起很難受,看到他時心臟跳動一次就疼一次。
    製作人與偶像間的界線被自己打破而感到恐懼起來,職業道德又不允許逃避。
    啊⋯⋯好痛苦⋯⋯
    作為偶像的喜歡和憧憬,以及作為一個男性的喜歡和愛都攪在一起,纏繞扭曲無法分離,捨棄任何一個都等同於另一方也被否定。
    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喜歡和疼痛並存,痛苦又折磨但自己樂在其中。


    ===


    君は眩しかった
    ※!!時間軸,日和語氣性格迷航中
    ※ひよあん
    原題目來源:
    創作お題bot@理想幻論
    https://twitter.com/asama_sousaku/status/1616672295036268544s=46&t=-BmIpSBcpyFYVXaZDooBNw


    「あんずちゃん啊,最近為什麼躲我?」
    兩個人獨處的會議室,巴日和那太陽一般的笑容逼得あんず拿起筆記本阻擋在中間,一步步後退的同時對方也一步步前進到呈現被包夾在他與牆壁之間。
    不只是被夾在當中,日和單手擋在往門口的那側,即便可以往另一側離開,他散發的氣勢也不容許她動半步。
    「我很傷心あんずちゃん這麼無情,工作上避開我連看到我也不打招呼直接轉頭就走真的是太~過分了!無論是什麼原因都不允許,但我還是要知道あんずちゃん這麼做的理由。」
    「那個⋯⋯巴前輩、太近了⋯⋯」
    「理·由?」
    あんず緊緊抓著最後一根稻草的筆記本,日和另一隻手殘酷的握上她的手腕,他輕輕向下施力あんず絲毫不敢反抗就這樣失去了防禦。
    「說話不看對方很失禮唷。」
    「很、很抱歉⋯⋯」
    連閉上眼睛或轉頭都不被允許,あんず努力盯著日和瀏海的位置,盡可能讓兩人的臉距離只有10公分這麼近這件事可以被忽視。
    「所以?我已經等あんずちゃん理由等了好久了。」
    他笑瞇瞇的模樣感受不出任何笑意,あんず深吸口氣。
    「最近⋯⋯巴前輩很、活躍?稍微覺得『哇~好耀眼呀』的感覺,太耀眼忍不住就⋯⋯避開視線了⋯⋯」
    真的很對不起,あんず用非常小的音量補上。
    日和最近接到的代言多到一天下來不在大樓內都輕易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巧克力、香水、化妝品,比以往更多針對女性市場甚至有一些露骨表現。
    這些工作あんず也經手過不少,但在日和身上時卻好像慢慢改寫平時對他的印象。
    帶著「原來他也可以有這種表情」的感嘆,同時愈來愈難以聯想到一起下午茶時吃著甜點溫柔可愛的表情。
    好像變得不認識他了,內心有這樣的感覺,再繼續思考下去不免出現好像自己也從未認識過他的疑惑跟沮喪還有很多自己不知道怎麼解釋的想法。
    想著想著就避開他的視線,最後就是現在的局面。
    日和沈默了一下,道:「原來如此,あんずちゃん一直都沒有感受到我是這麼耀眼啊。」
    「?」
    「看來是我不夠積極的跟『製作人』交流呢。」
    あんず睜大眼睛看著日和用本來阻擋她的去路的手拿出手機不知道點了什麼,滿意地笑了一下,抓著她手腕的手增加了力道。
    「我可不允許這種荒謬的理由就避開我,這真是壞日和!あんずちゃん要負起責任好好賠我知道嗎?」
    透露出不容拒絕的氣勢,日和就抓著她的手離開前往預約好的下午茶店。
    眾目睽睽之下離去引發不小的騷動,同時間七種茨正忙著日和任性之下產生的行程調度問題以及對全體內部員工下達封口令。


    ===


    幸福の過剰摂取
    ※同居設定
    ※いずあん
    原題目來源:
    お題bot
    https://twitter.com/odai_bot00/status/1617888049236705283s=46&t=aP91cis1znleABjCZaLFjQ


    「あんず最近看起來變得滋潤很多呢~」
    「咦⋯⋯?我變胖了嗎?」
    「嗯~雖然不是那個意思⋯⋯又好像是那個意思~」
    凜月露出困惑又意味深長的表情,あんず低頭捏了自己的腰,被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有捏出贅肉來。
    「總之不是壞的方面~比如說膝枕躺起來很舒服~」
    他邊這麼說著就不客氣的雙手環抱她的腰,頭枕在大腿上,跟貓一樣又蹭了蹭調整到一個舒服的姿勢。
    「凜月前輩麻煩快起來!我們還在meeting!」
    「欸~」
    司站起來把凜月從あんず身上拉起,三人會議才得以繼續進行。



    被凜月的一番話點醒,あんず在浴室裡仔細端詳自己的外表。
    確實臉頰看起來有肉,沒有量過以前的腰臀圍無法比較身體數據,可是拿出夢之咲的制服跟自己現在的衣服一比腰圍的確有顯著的差異。
    「怎麼辦真的變胖了⋯⋯」
    以為按照男友教導的飲食習慣自己就能夠安心,看來體重跟體型控制比想像的要更困難。
    「泉さん,有沒有什麼減肥的好方法?最近好像變胖了。」
    洗好澡保養好皮膚跟頭髮,在客廳等著男朋友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跟他求救跟等著懺悔。
    泉皺起眉頭,工作結束累個半死然後聽到此生最荒謬的一件事情。
    「⋯⋯變胖?誰?あんず?」
    「對⋯⋯」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
    「但是、」
    あんず將今天凜月的話一五一十的轉述,泉已經夠疲憊現在又聽著這件事整個人精神都來了。
    他手伸到她臉頰上,輕輕捏著她口中所說的「變胖的部分」。
    「你啊,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以前瘦成什麼鬼樣子?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工夫把你養到正常的體重?以前有一餐沒一餐還經常性熬夜,過勞加上營養不良到進了醫院,為了改正那種糟糕的生活模式要親自下廚準備便當,不在日本時還要囑咐其他人盯著你吃飯,按時打電話盯你有沒有好好睡覺,你現在跟我說你『變胖要減肥』?」
    開啟了泉碎碎念模式的あんず終於明白凜月那奇妙的神情是什麼意思,原來滋潤是被照顧的很好的滋潤,而這些都是泉的用心良苦。
    雖然對泉很不好意思心裡卻覺得暖洋洋的忍不住勾起嘴角。


    ===


    おぬしが眠るまでそばにいるから、
    ※!的時間軸,秋末冬初
    ※零あん
    お題bot*
    https://twitter.com/0daib0t/status/1618434189480841222s=46&t=Hmds0f-fJi7QNhWQ7dUFtA


    あんず最近總覺得倦怠感很強烈。
    說到原因其實心裡有底,緊湊的演唱會行程、做不完的服裝跟這兩者造成的熬夜問題。
    不是值得說嘴的事,但曾經倒下過一次後變得可以衡量出自己身體的極限值在哪。
    儘管已經很盡力避免同樣的情況發生,一個不小心自己雞婆的小毛病又會攬太多工作在身上,現在有了警覺心緊急調整了作業流程發包一些工作出去,原以為可以獲得足夠的休息沒想到當天晚上卻失眠了。
    熬夜跟失眠本質上沒有太大差別,可是黑暗中自己睜著眼睛沒有事情做,湧上的孤獨感遠遠勝於做不完的壓力。
    就這樣一整晚都沒有闔眼,迎來了新的一天。
    通宵後的早晨獨有的亢奮感在白天不會覺得疲倦,很自然的梳洗穿上制服,意思意思用淡妝遮蓋黑眼圈後出發去學校。
    稀鬆平常的上課、吃午餐,利用午休她繞去三年級教室向各團體隊長確認文件,但怎麼樣都看不到UNDEAD的隊長朔間零。
    在3-B教室門口探頭探腦的模樣引起仁兔注意,あんず順勢詢問他零今天有沒有出席。
    「零ちん今天雖然有來但不知道中途跑去哪了⋯⋯喂~紡ちん你知道零ちん去哪了嗎?」
    「抱歉我也不知道,第二堂課後就沒看到他了。」
    神出鬼沒的三奇人們不在教室是家常便飯,她也常常要花時間才能在校園尋找到他們,偏偏這次要找的是不擅長使用手機的零。
    可能經歷一場失眠夜情緒起伏很大,あんず少見地露出沮喪的表情,仁兔見狀連忙拍拍她的肩膀。
    「他書包還在教室,看到他回來我會幫你留住他後傳訊息給你不用擔心!」
    「好的,謝謝仁兔前輩!」
    鞠躬道謝後,あんず踏上尋找一年級隊長的旅程。
    所幸大部分的人都剛好在教室裡,跑完這趟就剩下零還不見身影,因為遲遲未接到仁兔的訊息あんず抱著碰碰運氣的心情走往輕音部。
    說巧不巧她正好看到從走廊那端的輕音部出來的零。
    「朔間前⋯⋯哎?」
    剛出聲眼前突然一片漆黑,覺得腳步有點不太穩要跌倒時,手往旁邊一伸想要扶住牆邊但摸到了不同於牆壁的觸感。
    「呼~好危險,嬢ちゃん沒事吧?」
    「我沒事⋯⋯謝謝⋯⋯」
    明明剛剛還離有一段距離的零不知怎麼樣馬上出現在旁邊並接住了自己,她有些困惑是不是自己其實有失去意識數秒鐘不然他是怎麼辦到的。
    混亂的思緒中她聞到一股獨特的香味,很快聯想到是輕音部棺材裡的味道驚覺自己被零抱在懷裡。
    「對、對不起⋯⋯咦?那個、朔間前輩手可以放開嗎?」
    「⋯⋯看來是不行呢。」
    零手輕輕往她眼下一抹,黑眼圈馬上原形畢露。
    他緊緊扣住她的腰轉身往保健室的方向去。
    進入保健醫總是翹班的保健室,零強硬的將あんず趕上床。
    「提醒過很多次了,熬夜對身體不好,嬢ちゃん真是不聽話的孩子。」
    「⋯⋯沒有熬夜⋯⋯只是、失眠了⋯⋯」
    「失眠⋯⋯?」
    「嗯。」
    あんず拉著被子委屈的眼神像極了怕挨罵的小動物。
    「現在也沒有睡意嗎?」
    「雖然很累但好像也不能馬上睡著。」
    「這樣啊⋯⋯」
    零托著下巴若有所思。
    「あんず,手。」
    她小心翼翼的從被子當中伸出手,零也伸出自己的手緊緊的握住。
    「吾輩唱個搖籃曲吧,安心的睡,在睡著前吾輩都在這裡。」
    あんず閉上眼睛,聽著沒聽過的搖籃曲進入了夢鄉。


    ===

    每個月整理一次放上來
    Tap to full screen .Repost is prohibited
    Let's send reactions!
    Replies from the cre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