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Search
    Create an account to secretly follow the author.
    Sign Up, Sign In

    rroundpeople

    ☆quiet follow Send AirSkeb request Yell with Emoji 💖 👍 🎉 😍
    POIPOI 10

    rroundpeople

    ☆quiet follow

    反色 左右有差
    仿生人hikarino×科学家kanekuro
    本篇9000+
    因为我的脑洞莫名其妙有了中篇

    #shuca
    #shuluca
    #鞋狮
    manyIronsInTheFire

    【shuca】天生(中)日子慢慢过着。

    天天与hikarino的无赖对口,逼迫他洗完,和他打游戏赌博,在对方要闯入浴室时用花洒痛摔一计,晚上的拥抱,时不时被袭击而得到的吻……还有清晨一睁眼,映入眼帘的那张俊美的脸。

    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制作的脸蛋,分明已经很了解他的构造了,kanekuro还是打量了一阵子。

    真的很好看。

    眉毛、睫毛、鼻梁、嘴唇、下巴,每一处都被自己设计的完美无瑕。

    明明自己是为了满足客人可能有的审美要求才尽量把仿生人颜值往高处设计,现在自己倒是欣赏的不亦乐乎。

    荒唐。

    Kanekuro闭了会儿眼又睁开,轻轻移开hikarino放在自己腰上的手,爬下床去厨房做早餐。

    身后的仿生人在自己离开后睁开了眼。

    刚刚的小kuro,呼吸频率与心率都比平时高。

    “你不是要去打工还债么,”两人又在一起打游戏赌谁输了谁出去买菜的时候,kanekuro突然说:“两周了,怎么还不去?”还特意用手指比了个“2”给他看。

    “啊、嗯……”hikarino转了转眼珠子,然后又换上他招牌讨好人的笑容凑了过去:“用我的陪伴交换怎么样?”

    Kanekuro推开他的脸:“你陪伴我的时候添了不少乱。”

    “那、以身相许?”hikarino掰开他的手:“我可以去下载一个生殖系统,保证……”

    “没必要!”kanekuro又红了耳根,抽开了被握住的手。

    “诶~我以为我们应该one more step了呢,亲都亲了多少次了摸也摸了……”

    “闭嘴。”

    Hikarino嘿嘿一笑,拿起手柄继续打关。

    Kanekuro瞥了瞥他,也拿起自己的。

    事实上,kuro认为,作为“男友”仿生人,回想做些什么事好像是正常的。

    但是不行。

    不是因为kanekuro多抗拒,但hikarino最终是属于别人的仿生人,接吻已经是在违反规定的边界徘徊,至少最后的,他必须遵守。

    他属于别人。

    Kanekuro眼中划过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难过,突然被hikarino打断。

    “嘿,你输了~快去买菜吧,多买点零食回来。”

    “……”

    果然很爱犯。

    “kuro酱有没有想过去哪里玩?”夜晚,hikarino在他耳边问道。经过kanekuro多次反抗后,“宝贝”这个称呼终于被他掘弃,取而代之的事“kuro酱”“小kuro”之类——“总比‘宝贝’好”,kuro如是想。

    “嗯?没有。”以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是有出去旅游过,但觉得没多大意思,因此之后他更多选择呆在自己的私人实验室捣鼓,平时最多出门的是买菜买材料,有些不必亲自去的就直接网购。

    “那要不要,”hikarino把头往他颈窝缩了缩,“要不要、和我去约会呢?”

    Kanekuro看着到处都是的小孩子以及男女情侣,脸色不是很好。

    “……回去吧。”他转身要走,这种地方只有他哥哥才能融入气氛并且玩得很嗨。

    “诶?”hikarino拉住了他:“不是说好出来玩嘛?”

    “谁知道你选在这里,两个大男人在这么幼稚的地方不突兀吗?!”

    “哪里会呢,小kuro这么可爱很合适呗,诶!”他又抓紧了准备转身的人的手,“我想玩,好嘛陪我一起,嗯?”

    Kanekuro看着他的脸,不禁在内心吐槽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喜欢撒泼撒娇,别过头不去看他的眼睛,嘴上却答应了,于是被hikarino高高兴兴地拉走。

    他们去了鬼屋。还在排队的时候,hikarino见kanekuro眉头一直紧锁着,乐得捏了捏他的脸:“怕吗?”

    “怕个屁。”kanekuro挥开他的手,“……排队烦。”

    “I see~”刚被挥开的手又揉上他的黑发,kanekuro甚至好像听到有几个女性对着他们嘀咕着什么,烦躁地又把手扒了下来。

    “我可是很胆小的哦,”hikarino说:“”进去之后小kuro要保护我哦。”

    这家伙还有怕的东西么。kuro没说话,脸色却因为暗自偷喜变好了不少,半晌才回了句“好”。

    从鬼屋出来后,kanekuro面色铁青。

    旁边这个笑眯眯的家伙,说什么“胆小”,刚进门的时候倒是假装得可怜兮兮地靠在他背后,玩嗨了就拉着他到处跑,每个开关都要碰一碰,遇到一只血淋淋的鬼就哈哈大笑一阵子再把kanekuro推到前面给他“欣赏”,反而不像平时一样总要关注kanekuro了,像一只失栓的——哦不,是拴住的疯狗一样到处跑。

    而实际被吓到的kanekuro,面对一次又一次跳脸与前面笑得半死的疯子,不愿丢脸所以一直把好几次要跑出嘴的尖叫憋回去,最后憋出鬼屋后表情跟吃了十斤西兰花一样。

    “小kuro哟~”hikarino双手捧住他的脸晃了晃,“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kanekuro在被挤得肉嘟嘟的脸颊中哀怨地瞪着他,惹得hikarino又大笑了几声。

    逗弄黑色拉布拉多的旅程还没结束,之后拉布拉多又被仿生人拉去玩了海盗船,跳楼机,过山车等等一系列刺激性的游乐设施,每当kuro要出声拒绝时他就用“你不敢吗”之类的激将法,hikarino就像天生自带嘲讽效果似的,于是kuro一次又一次进了他的全套难为了自己,没玩完一项项目后还因为腿软被hikarino吃豆腐。

    强盗毫不心疼,强盗稳赚不赔。

    傍晚,hikarino坐在正在休息的kuro旁边。“最后一项。”

    kanekuro转过头看他,眼神警惕得就像准备防守一样。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嘛,”hikarino乐了乐想让把脸凑上去用只有他们之间才听得到的气音说:“你知道,情侣约会一天后,晚上要去哪儿吗~”

    老天作证,kanekuro思想绝对不龌龊,但是面前的那个人用那种脸红且眼神似乎冒着爱心的表情看他,另外还有前科,真的难以不让人乱想。

    他立马红了脸:“你想得美!”

    但是他立马发现hikarino面露疑惑,好像真的什么都没乱想一样地问:“你在想什么呢?我只是想坐个摩天轮。”

    kanekuro顿时被他突然认真的质问搞得有点尴尬,支吾半天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看着hikarino笑喷的脸渐渐黑了脸。

    “hikarino!!”

    “好啦哈哈哈哈哈……kuro酱真可爱呢,”hikarino说:“摩天轮——只是想去坐摩天轮而已……kuro酱刚刚想到什么了呢?”

    “……”kanekuro怀疑他是故意的。

    摩天轮,好老套。

    Kanekuro看着窗外逐渐升高的景象这么想。

    而且对面那个笑眯眯的家伙还一直看着自己。

    实在无视不了那个炙热的目光,kuro问他:“你干嘛啊。”

    “嗯?看我家小宝贝啊。”

    “啊啊啊……”kuro手一撑不想理他了。

    Hikarino也终于移开看他的目光,看向窗外。

    “诶……可惜没有烟花呢,不然肯定更浪漫……”

    Kanekuro瞥了他一眼。

    “有了烟火就有了气氛,然后情绪逐渐高潮,到时候做什么都很正常啦,亲亲抱抱还有摸……”

    “hikarino你滚!”

    “哈哈哈哈……”hikarino乐得不可开交,在kanekuro的凶恶怒瞪下才慢慢缓住了笑声。

    摩天轮正在慢慢转动,他们离最高处越来越近。

    情侣总是在最高处接吻相拥。不知怎的,kanekuro突然想到了这句话。

    他对自己感到惊讶,看着不断上升的景色,他因为这个突然闪现的想法越来越紧张。

    “……果然还是得要有烟花才更好看呢。”hikarino突然说道,kanekuro看了一眼他,只见起了身,走到他面前又单膝贵了下来。

    kanekuro咽了口唾沫,眼睛却下意识随他的靠近闭了起来。

    低低的笑声从面前传来,“别闭眼呀,睁开来看看。”

    kanekuro照做了。

    但印入眼帘的却不是hikarino放大版的脸,而是一块可以称作耀眼的紫色光,正在他手指上不断跃动,绘着类似烟花的形状。

    突然的景象让kanekuro有点懵,他先是反应hikarino可能拿着根烟花,但方才他也没有发出使用打火机的声响,又以为是灯,但眼睛清醒地告诉他不是。

    没有任何载物,那朵“烟花”安静地在他指尖上绽放。

    “……这是什么?……魔术?”

    “嗯……”hikarino说:“应该是。”然后指尖一擦,明亮的烟火又消失在这个小小的空间中。

    hikarino站起身,朝kanekuro伸出手。

    抱着狐疑的态度,kanekuro握了上去。

    下一秒,凤鸣耳畔。

    夜云就在他们头顶上方,逐渐布满星星的苍穹此时与他们特别接近,一切都似乎很不真实,事实却相反。

    kanekuro满脸震惊,hikarino很满意他的反应,搂紧了他的腰。

    此时他们正处在摩天轮的最顶端,并非局限于那小小的包厢的高处,他们身在外方,站在最高的闪着霓虹灯的标签上方。

    “你……?!”

    hikarino用手堵住他的嘴,“嘘,之后再问。”

    然后他们面前的那片夜空,突然绽放出如同紫色霓裳搬的烟花,没有烟花种子升空时发出的尖锐声响作为预告,就是那样凭空地,神奇地扩散了开来。

    一朵,又一朵。紫红的配色与金边描廓,kanekuro从未见过如此惊艳的景色,甚至这种景色应该只存在于元宇宙程序设置出的景点处。

    但他确定自己不是在梦境,也没有携带过任何仪器。

    这是真实的,不知如何,但的确被面前这个拥有绿色眼眸的人创造出来了。

    这是什么?

    hikarino偏不让他问出口,只用更美丽的烟火吸引他的注意力。

    然后轻轻地,在他额头印下一个柔和的吻。

    “kuro从来没主动吻过我呢,”他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得到这个机会呢?”

    对方金色的瞳孔倒映着他的,此时可以看到比平时更加明亮的绿色。

    kanekuro却无法停下来欣赏仿生人给他准备的美景,惊愕盖过了他的头脑。

    你到底是谁。

    hikarino一打开浴室门就看到站在面前的kanekuro。

    “……怎么了小kuro,这么想看你男友刚刚沐浴完的样子吗?”

    “别想打岔,”kanekuro说:“你那个到底是什么?”

    “是魔术。”

    “我没见过哪个魔术不需要任何道具就可以把人位移到另外的空间的。”

    “诶嘿,”hikarino眯眼笑着:“因为我厉害啊,怎么样,有一个会神奇魔术的仿生人男友,不是很有意思吗?”

    骗人。

    kanekuro盯着他那张笑脸。

    pomu的电话也打不通,自己也从没给hikarino设置过什么黑科技系统,他急着想要知道真相,但对方却一直插科打诨地敷衍他。

    为什么不告诉我。

    撒气似的,关上浴室门的力气很用力,声响也不小。

    hikarino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

    这小家伙怎么脾气这么大呢,一下又生气了。

    虽然很可爱啦。

    ……

    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使用的到底是什么玩意。

    只是偶然间,发现自己能够驱动某种力量,而他下意识地感觉这股力量与kaneshiro无关。

    而且也下意识地感觉,不能告诉他。

    等从思绪里回过神来时,kanekuro就站在他面前了。

    hikarino看着他因为没有擦干身子而微微紧贴的衬衫,竟然不自觉想要移开目光。

    当然他没有这么做,他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人,对方的头发都还在滴水。

    “怎么,这么急?”hikarino调侃道:“还是,想来次湿身诱惑?”

    “……”kanekuro没说话,一手撑在他靠着的沙发上,两人的距离也因此拉近了不少。

    “……嗯?怎么,真的要来?”hikarino挑了挑眉,看着他刘海上的水滴即将落下来,用手把头发往后一扫,于是kanekuro的脸毫无遮挡地展现在了他眼前。

    kanekuro一语不发,只是一直皱着眉头,hikarino正寻思着是不是要挨打的时候,意外地被吻住了嘴唇。

    “……?”

    虽然惊讶,但他很快就回应了他,并且逐渐领导主权,在对方的口腔中攻城略地。

    kanekuro吻的也很激烈很认真,水声从口中不断发出,但对方除了脸颊不断变红,并没有什么反抗的动作。

    跟随着本能地,也是得寸进尺地,hikarino一只手搂住他的腰,自己也直起了身子,另一只手伸入对方贴着皮肤的衬衫里,再把贴住的布料剥开。皮肤还有些湿,但hikarino并不在乎,一点点往上,用手的动作唤起身前人身体不禁地颤栗与从口腔中漏出的呻吟。

    情到深处,hikarino将kanekuro猛地一横抱就走回房间,仅是几步的距离,kanekuro都要单手搂住他脖子再次亲上去,就像上瘾了一样,搞得hikarino都差点一踉跄。于是他停下来站着仔细地吻了他两秒,然后快步走进卧室,并非温柔地把他放在床上,身下的人一直勾着他颈脖,他自己也跟着倒了下去。

    “……今天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这样?”hikarino问道,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嘴唇也在发出最后一个音节时贴上了对方的颈脖啃吻。

    kanekuro没说话,他难耐地推了推hikarino的头,嘴唇咬紧尽量不让声音漏出。终于在hikarino放过他敏感的脖子时,他又找到了机会吻上去。

    又是长绵。

    其实kanekuro一直都认为与hikarino接吻很舒服,尽管对方有时候侵略性强到要让他舌头发麻缺氧窒息,但他自己却反而更加迷恋着。至于为什么之前总是要在他想吻上来的时候抗拒...

    只能解释道,今晚是例外。

    hikarino的手伸进了kanekuro的睡裤里,依然没得到意料中的反抗。

    “……停下。”kanekuro拦住了对方要伸向后庭的手。

    “嗯?”

    “……”kanekuro坐了起来,对方的手也因此无法紧贴那块最稚嫩的皮肤。

    他说:“停下了。”

    “……还是不能吗?”

    kanekuro没回话,hikarino耶就不再自讨没趣地问下去。就当kanekuro以为他会不会因此对自己感到不耐烦甚至是生气时,那双结实的手又揽住了他。

    “我尊重你的选择,我的kuro。”

    轻轻一吻,犹如花瓣落下一般轻盈温柔。

    kanekuro晚上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制作仿生人时的场景。

    恰巧是设计面部的那一段。

    他在电脑里输入与绘制面部设计的方案。

    女性一般更喜欢给人带来安全感的男性……

    面部设计得英气点吧。

    夸张的挑染——那是客人的要求。

    黑色,金色,他不会说选这两个颜色的原因是什么的。

    瞳眸……

    和奥古托斯毛发一样的颜色……

    等等,

    是什么颜色来着?

    橙色还是,

    绿色?

    hikarino的脸很好看没错,但是……

    一丝疑惑浮现在kanekuro脑海里。

    ……

    梦中kanekuro的思绪被截然而止了,他也从梦中醒来,晃了晃还有些迟钝的大脑,抛开梦里奇奇怪怪的内容,跑去厨房做早餐去了。

    离和pomu约定的日期……还有四天。

    而要被送过去正式成为那位小姐所属的仿生人hikarino,已经一天没回家了。

    虽然这里也不算他的“家”。

    “啊...”kanekuro泄气似的靠在沙发上,用手挡住眼睛,试图把自己从这一切糟糕透顶的生活中拖出来。

    他们吵了架。

    起因正是因为kanekuro要送他离开。

    为了以防万一,他在昨天早上和hikarino说了这件事。

    于是hikarino露出了他从来没见过的表情。

    不是伤心,不是生气...而是,绝情。

    “……你当真这么讨厌我,不愿把我留下?”

    这是他走的时候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kanekuro缓缓叹气,气音却控制不住地颤抖。

    他感觉自己很没力气,无论是对于hikarino的态度,即将到来的截止日期……或是,他对仿生人不该有的情感。

    明明只是程序设定出来的爱,为什么自己偏偏要飞蛾扑火呢。

    最后烧灭在其中,就连遗躯也化为尘灰汇入流动的风,与所有的灰尘融为一体。

    虽然他总不愿意在某些方面上示弱,但不得不承认,他对自己的窘迫感到想哭。

    他当然会强忍泪水,然后不管自己一整天没进食的身体,缩进房间里的被子里,沉沉地睡个觉。

    睡个觉就好了。

    他从小就是这么想。

    当遇到难过的事,不愿在外表露情绪的他,却每次在夜晚都这么安慰自己。

    只是小时候可能会有他那个愚蠢的哥哥偷偷溜进他的房间,然后爬上他的床躺在他旁边,轻轻拍着kanekuro因为哭泣而颤抖的背。

    假如这次不是和hikarino吵了架,会不会也能得到这样的安慰呢。

    泪水在他沉入睡眠后才迟迟落下两滴。

    他做梦了,依旧是关于hikarino。

    他梦到,hikarino不是仿生人,而是与他突然相识,又慢慢相爱的恋人。

    没有束缚,没有怀疑,也没有离别与纠结。

    每一天都很开心。

    那个家伙还是会一如既往地捉弄他,然后撒娇求生气的自己原谅。

    平凡又美好,是kanekuro奢望而不得的。

    梦中经常,他从中午睡到晚上,出门回来的hikarino静悄悄地来到他旁边,将温热的唇轻轻覆在他的额头上,轻柔得不至于打扰到他。

    额头有点痒痒的。

    kanekuro睁开了眼,看到自己的爱人就在眼前。

    是梦境啊,多么美好。

    他下意识拥了上去,委屈地用头蹭了蹭面前的人,似是在抱怨他离家太久,却感到对方的身体变得有点僵硬不自然。

    是梦吗。

    好像不是。

    当做是梦吧。

    刚睡醒浆糊似的脑袋无法考虑到自己一直想要保持的自尊心与羞耻心,他只想满足肢体上的快感,温暖的体温包裹着他,这种感觉很舒服、特别舒服,舒服到他一辈子不想从中清醒。

    再做个梦吧。

    “……对不起,我不该对你这么凶的。”他听见他说。

    随便吧。

    “随便。”kanekuro又抱紧了一点,闷闷地说。

    hikarino愣了一会儿然后也轻轻拥了回去,两人就这么依偎再对方怀里,没有别的动作,只是听着对方近在咫尺的呼吸与心跳。

    半晌,kanekuro才从hikarino怀里发出闷闷的响声。

    “……对不起。”

    自责。

    “……kanekuro?”

    “对不起。”

    自我失望。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不受控制。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kanekuro!”似乎永远不会停下的道歉被hikarino呵斥住了。

    他有些生气地把kanekuro脸拽出来,意外地发现对方的脸已经被泪水浸湿,而且眼泪还不断地继续流,眼框和鼻尖都因此变得红通。

    这个画面又让他一阵心酸,但他实在不想看kanekuro堕落似的责备自己。

    他轻轻用手指擦掉他的泪水。

    “我给你准备了一些东西...跟我出去看看吧。”

    他们来到附近的沙滩上。

    kanekuro很喜欢这里的风景,但却很少亲自造反,尽管从他家到这里只有不过八分钟的路程。

    他基本待在实验室,无止境甚至痴迷地研究科技,等有些疲惫了,他也只是拉开能面向那片大海的窗帘,在阳台上站一会儿又回到地下实验室。

    hikarino出现后,频率倒是高了不少。

    海岸上什么都没有,但kanekuro没有问。

    hikarino把他拉到海潮到达最高处的边缘,自己的鞋子直接踩进了忽高忽低地海水中。

    他向kanekuro伸手。“来。”

    kanekuro的鞋子踏上去的时候,海水刚好涨上来,但他的鞋并没有弄湿。

    或者说,他的鞋根本没碰到水,他站立的地方是一片空气,也就是说,他悬浮在了海水上。

    他略微惊讶,然后抬头去看hikarino,发现对方的眼睛又如那天在游乐园一样发着亮光,比他身后的月亮还要明亮。

    hikarino笑了笑,然后没牵着kanekuro的左手一挥,他们所处的那片海域突然亮起了一点又一点的光。

    光先是发出像月光一样的颜色,然后慢慢变紫,直到变成不亚于那日烟花的色泽,然后神奇地飘离水面,慢慢游荡在这一片空气中。

    kanekuro依旧很疑惑,但他很快抛去了顾虑,他现在,只想好好享受hikarino给他准备的“惊喜”。

    好好享受,与他所剩无几的时光。

    亮点逐渐扩散出来,然后慢慢有了形状与轮廓,最终以泛着紫光的莲花姿态继续沉浮在属于他们的空气中。

    hikarino放开了他的手,然后往海的那出走去,依旧是悬浮在海洋上的空气中。

    看着他往远处走,kanekuro一时突然有点着急,正想喊他名字,但一声响指先于他响了起来。

    然后,紫色光芒照亮了那一大片海洋,波光粼粼混着月光与紫光的色彩。一轮尖锐的弯月从下而上慢慢出现,就像在夜空中画下了一笔亮色颜料,最后把那轮悬在海上的圆月括在了其中,形成了在人间看不到的色彩。

    但是,这的确是人间。

    他驱散了那一片黑暗,为他升起了独属于他的弯月。

    hikarino坐在实验椅上,kanekuro蹲在他面前,一如他们刚见面的模样。

    hikarino的手轻轻抚上kanekuro的脸颊,面无神情,眼中却是无尽的温柔,动作轻到好像没有接触。

    “我会遗忘你吗?”

    kanekuro没有回话,眼睫不自觉向下坠落颤抖。

    hikarino没有接着问,只是摸了摸他的头,以最后能够和他接近的距离和他说:

    “我尊重你的选择,我亲爱的kanekuro。”

    绿宝石被蒙上了尘土,掩去了他应有的光辉。

    hikarino的系统已经停止运作,但kanekuro却依旧蹲在他的面前,低着头,黑发将他的表情挡住,但可以看出他在忍着哭泣的冲动。

    即使要强,作为弟弟的kanekuro承受能力要比他的哥哥弱的多。

    他几乎是机械式地把hikarino收拾好,强迫自己把他认为是一款物品,以免滋生太多情绪耽误了时间。等快递仿生人将其接走后,屋内才回归了安静。

    他看着刚刚被关上的门,就这么站着。

    脑子也不知道想着什么,只是站着,试图挽留那曾经徘徊于周围的一丝气息,却又像抓不住浮云似的任它消散,最后弥失殆尽。

    在短暂的热闹之后,kanekuro又回到了一个人的日子里。

    他几乎是沉浸式地泡在实验室,不断地研究有用或无用的科技,尽管pomu给他的钱足够他潇洒整整半年。

    他让自己的大脑不断工作,持续转动,不想随意休息下来,以免不小心沉浸到美好的虚幻之中。

    他以为这样可以让他很好的接受离别,但可惜的是,在他因为过度疲劳而昏倒,做了一场漫长的梦之后,他发现自己实在是忘不了他了。

    他甚至怀疑自己死了,过往像走马灯一样一下下浮现在梦中的场景。

    实际上,他当然有能力再制造一个性格相似的仿生人出来,甚至外貌都可以与hikarino一模一样。

    但那将会是完全由代码设计好的——无论性格,喜好……或者对他的爱。

    再又一次昏倒之后,kanekuro不得不决定休息一下,补充一下这具几日因进食几乎为零而缺少的葡萄糖。

    他从椅子里站起来,瞬间眼前就黑了一阵,等回复视野后他才慢慢走向回到地面的楼梯。

    调了两包葡萄糖粉,他坐在沙发上,皱着眉地喝下一大口。

    粉太多水太少,有点齁,但是符合他的胃口,总比淡到跟没有放任何东西的白开水好。

    “叮咚……”

    ……

    刚刚有什么在响吗?

    “叮咚——”

    啊,是门铃响了。

    疲惫的kanekuro瞬间清醒了不少,他放下杯子走到门前。

    老实说,此时他的心跳快到像刚被鬼屋的一只鬼贴脸,至于原因……

    怎么可能呢。

    即便这么想,但手放在把手上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有点期待门另一边的人。

    不可能的。

    “咔哒。”

    ……

    “PogKanekuroMy bro”

    是他的好哥哥。

    kanekuro当然发自内心地为luca的到来感到开心,但总会有无法控制的忧伤萦绕着他。

    “Luca…你怎么过来了?”

    “我……天啊!”luca突然夸张地凑上来捧住他的脸:“你现在看起来虚弱得像一只刚刚呕吐完的马里奥!!发生什么了kuro!”

    “……”kanekuro推开了他的手:“没事,没休息好而已。”

    “按时休息是很重要的kuro!这点你真的得和你的哥哥好好学习!”

    那种类似老头子一样的作息?

    kanekuro忍不住想到。

    “……我很好,没事。”

    “unpog,让妈妈知道我没照顾好你肯定要挨揍的……无论如何,身体最重要!!”

    “嗯嗯嗯……”他敷衍地点点头。

    “哦对!kuro,这次我过来还带了另一个朋友来哦!”

    “……嗯?”

    “嘿嘿不用担心!他人很好的!咳咳,进来吧进来吧!”

    伴随着那个人进入视野中,kanekuro的眼睛也不禁渐渐瞪大。

    “初次见面,我是luca的朋友——”

    “Shu Yamino。”

    “请多指教。”

    Tap to full screen .Repost is prohibited
    👏👏👏👏👏😭😭😭😭😭💙💙😭☺🌋💒💒👏🌠🌠
    Let's send reactions!
    Replies from the creator

    related works

    recommended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