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Search
    Create an account to bookmark works.
    Sign Up, Sign In

    rroundpeople

    ☆quiet follow Send AirSkeb request Yell with Emoji 💖 👍 🎉 😍
    POIPOI 10

    rroundpeople

    ☆quiet follow

    对不起但是我是从手稿再码字的
    码字过程很痛苦比临时想要痛苦因为感觉就像在搬东西特别多
    所以效率也不高(再次被打)
    第五章在更了在更了!!(虽然又开了一个短篇,果咩)

    #shuca
    #shuluca

    《四叶雏菊》第四章Shu和Luca的数学老师史密斯先生是个暴脾气,没有人敢在他的课上睡觉,就连忍不住打盹的学生都会被他用洪亮如钟的责骂声惊醒。在Shu还是高一年级的时候就因开学清早响彻半栋教学楼的怒吼而出名,引来不少别班的学生下课后过来偷偷观望被罚站在教室门口的可怜同学们。然后这位老师上的课成了最有纪律性的课堂,谁也不想亲自领教这个老师的惩罚。
    除了一些傻子。

    Shu还因此特地看准老师还没进门的时间告诉Luca“这节课千万不能睡着。”在得到对方爽快地回答后笑了笑,心情异常愉快。
    Little……
    Little,little什么?
    Shu愣了一下。

    但是要Luca听课是不可能的。为了防止瞌睡,Luca只能找些其他的事情做——听课会使他更容易睡着,这是他给自己开小差找的理由。
    找点事情做吧!
    他偷瞄了一下旁边认真听课的Shu。对方注意力很集中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只是偶尔低头记下笔记。
    Luca突然想起来Shu的字很好看,微微飘逸的字体但又不失其中的,呃,美丽?
    想不出夸词的Luca只好把头转回来,思考了一会儿,开始在书上画画,然后发会儿呆,涂涂画画,发呆,转笔……

    “嘿Luca!第二节课课间要不要出去玩玩?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傻子塞西趁史密斯先生板书的时候转过来偷偷问Luca,特意压低了声音。
    “好啊!”Luca也同样小声地回答。
    “Good!但我们可能得提前做好准备,下课铃声一响我们就得和班尼一起冲出去抢足球,那个时间段总是很多人——再不济也能抢来一个篮球场场地。”塞西精打细算,Luca回予一个“OK”的手势。
    “这排座位倒数的两个同学!!你们在聊什么!!!”史密斯不知什么时候转过了身,而塞西由于在“精打细算”没有注意到。洪亮的声线叫的两个人抖了一下——哦不对,是半个班基本都被吓到了,后几排有几个没有注意老师说的是哪排的学生,听到了都很慌张是不是自己发呆被发现了,然后顺着老师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不在自己区域范围内都是松了一口气。Shu则是发现被点的人包括Luca后非常紧张地在老师和Luca脸上徘徊视线,生怕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你,叫塞西对吧!!高一年级的时候你就经常在课上捣蛋,还没听取教训吗!!你站起来说说,是什么让你们在课上聊得这么开心!!!”声音大到仿佛有回音震荡在脑子里。
    所有人都心惊胆战。除了塞西。
    作为班外常驻“模特”,轻车熟路的他丝毫不慌,他自然地站起来,清了清嗓子:“老师,我在给这位同学讲解题目,Luca是转学生,多少需要些照顾,我只是关心一下他。”脸不红心不跳,Luca睁大了眼睛。
    还能这样??
    每次被抓只懂得乖乖认错的澳洲狗狗增长了奇怪的知识。
    “哦?那说明你很在行?”史密斯先生冷笑了一声,用手指用力的点了点黑板,“那你把这道题给讲解一下,这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有几个人幸灾乐祸地偷笑。
    “笑什么笑?!快点上来解答!!”
    塞西却不为所动,立马转变方案:“老师我说错了,我是在问Yamino同学问题。”
    “Yamino同学是金色头发的吗?!”听到这句话的Luca偷偷瞄了一眼Shu,Shu注意到他也回视过来,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是黑色的。Luca转过头。不过有金色的很pog的挑染……话说好学生也会去染发吗?
    Luca再次沉浸于自己的思潮中。

    “不,”塞西站的笔直:“我让Kaneshiro同学帮忙传纸条,所以按道理来说我是不会这种难题的。”塞西是个仗义的人,不会把Luca也拖下水的。
    “那也要下课再问!!给我滚出去!!”史密斯已经没耐心和他磨了,一声令下就继续讲题。
    塞西无奈地起身,偷偷和Luca打个手势就出去罚站了。

    青春的少年总是充满活力,不算太灼热的太阳投射在足球场的草地上,把纤维草映得像真的一样。
    “Luca!你体力怎么这么好!场上见你一直在冲刺啊天!”踢完足球,塞西边喝水边说道。他们特地找了个树荫下坐着,以免被灼热的草地烫伤。
    班尼和刚才的对手打好招呼,也走过来,一边抖着衣领扇风:“是啊,你真应该加入校园田径队,那样也许我们的学校次次都可以拿第一。”Luca笑了笑,没有回答。

    “话说Luca,你是很早就认识Shu了吗?你不是从很远的南半球来的吗,莫非你们是亲戚?”塞西闲聊时突然问道。
    “哦,不,我们只刚刚认识了几天。”Luca回答。
    “但,我也觉得你们很熟的一样,”班尼坐在了Luca的旁边:“我之前和Shu是高一同学,据我所观察,他是个冷漠的人,他从不参加任何娱乐活动,男生邀请他出去他也是基本拒绝——我唯一见过和他很要好的人就是今早和你讲话的Mysta Rias,但他们毕竟认识了四年。”
    “Shu很冷漠?哦,不!”Luca很反对这个观点:“他人很好的,他们一家都很热情,他的妈妈很温柔,弟弟妹妹也很可爱,而Shu绝对不应用冷漠来形容!”Luca想到了摩托车上Shu的背影,又联想到平时他对于其它同学礼貌但疏远的态度,他又支支吾吾的添加了一些描绘:“也许他,只是,比较……呃,shy……”
    “Oh……fine,”班尼见他激动也不打算追问:“……挺好的。”

    上午很快就过去了,一放学塞西又邀请Luca去踢球,但被Luca婉拒了。
    “Why?现在趁所有人去吃午饭就应该把球场包了,你不应该错过这个机会的!”
    “Sorry塞西,”Luca歉意的地合拢双掌:“但我必须按时吃饭,现在是长身体时期。”
    “……”一米六七的矮个子塞西沉默了,毕竟Luca确实比他高了十多厘米。他放弃了对Luca的拉拢计划,自己抱起了球:“好吧Luca,但我觉得运动也有助于长高……我走了!!”
    “Bye!”

    Luca那出了她妈妈给他准备的便当,他的妈妈对她很体贴,特别是对于他的日常作息以及饮食要求必须按时。她之前一直都会给Luca以及他的姐姐Lucy准备营养充分的食物,Lucy去上了大学军校后只能在学校她所有的早中晚餐后,Luca的妈妈就几种关护于Luca了,两个小时给他熬各种营养汤。
    “Kaneshiro同学,很抱歉打扰到你的午餐时间,”一个银蓝发男生走过来,微微反光的眼镜镜片让Luca莫名觉得他是个聪明的同学。有着和Shu类似的疏远气质——但更冷一点。
    “但是我们学校有规定,教室不能用餐……抱歉你刚转学不知道这件事,是我的疏忽。”班长Ike如是说。
    “Oh,sorry!”
    “你可以去学生餐厅用餐,”Ike指向某个方向:“就在教学楼对面,校园花圃旁边,是在找不到可以去看看楼梯边的校园地图。”
    “好的!谢谢……呃,同学?”
    “我是Ike Eveland。”说完他微微颔首,径直离开了。
    “Wow,成绩好的都这么矜持礼貌的吗。”Luca默默在心里感叹,然后抱着餐盒就跑向了餐厅的位置。

    他们学校的餐厅面积很大,加上不少学生选择放弃午餐而去学习或找乐子,所以里面看起来并不拥挤。Luca本想随意找个位置就开始用餐,突然看到了一抹黄色。
    是Shu,以及坐在他对面的Mysta。

    “Shu——Mysta——!!”
    被喊到的两人同时抬头。
    Shu也是从家里带便当到学校,而Mysta则是在窗口随便买了个套餐。
    “哟!Luca,”Mysta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坐他身边。注意到他的便当后,他又看了看Shu的:“……你们这样让我很格格不入。”
    Shu:“学校套餐不好吃?”
    Mysta:“那没有!比我妈做的好吃多了!!”
    Shu不想理会他,继续吃自己的饭。
    “咳咳,”Mysta说:“刚好,Luca!来听我讲一个很可恶的人的故事!”
    “啊,是什么犯罪的人吗?”Luca纯净的眼神眨了眨。
    “呃,不是。咳咳,就是一个叫Shoto的人,他简直是个超级无耻的大混蛋!!”
    Mysta绘声绘色,语速太快让Luca有点反应不过来,见Shu一直在吃饭没有看Mysta一眼,自己也开始默默地打开便当。
    Luca刚拆开餐具,Mysta却停下了嘴不说话了。
    “……Dude,我好像看到他了。”Mysta微微眯眼,片刻后又开口说:“哦,是他,没错,那个Shoto。”
    Shu和Luca往Mysta视线方向那看,约莫隔了六七排桌子,一个白色衬衫的紫发男生一边刷着手机一边心不在焉的吞咽几口饭。
    ……挺大胆的,不仅没穿校服,还这么明目张胆的使用电子产品。他看起来很不享受这里被Mysta夸赞过的套餐,从始至终他都皱着眉头,要不是貌容比较稚嫩,都可以认为他是什么校霸级别的人物。
    Mysta沉默着思考了一会儿,突然狂扒了几口饭,把一旁的Luca看得一脸懵懵的。
    妈妈说过吃饭要细嚼慢咽。
    然后看见他拿起还剩一半的餐旁,把嘴里一大口饭咽下去之后对他们说:“我吃完了。”
    Shu:“……”
    Luca:“Oh……Yeah?”
    Mysta抽了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然后把手搭在Luca肩上,说道:“Luca,劳烦你替我陪一下我的好兄弟,我有要事要办先走了!”Luca迟疑地答应了。
    Shu挑起一边眉,狐疑的看着Mysta:“你去哪?”
    Mysta收拾完就要跑:“去教训教训某个混蛋。”然后Shu见他跑去餐盘回收区,又往那个名叫Shoto的人走去……
    ……行吧,又去找事。Shu想,吃了一口饭,内心无限吐槽这位亲爱的兄弟。

    正当Shu在思考自己与Luca单独用餐的时候气氛会不会太尴尬时,对面传来塑料盒擦过桌子的声音。再把头抬起来的时候,Luca已经坐在了他的对面。
    “Mysta说让我代替他陪你!”Luca开朗的对自己的行为作出了解释,Shu回之以发自内心的笑容。
    “Oh no!!Unpog!”Luca突然惨叫,Shu一脸懵地看着他富有表现力的表情。
    十分悲痛。
    “怎么了?”Shu问。
    “是树……”Luca夹起一个切得很漂亮的西兰花,语气十分可怜:“是小树!”
    Shu愣住了:“Wh、what?”
    Luca又把西兰花扔回餐盒,百无聊赖的从炒蛋下面又翻出一个个西兰花,看起来就像一只委屈戚戚的大金毛。“我就知道那天抽到一星期份的西兰花会是个噩梦!我妈妈果然把它放进午餐里!”Luca哀嚎道。
    这下Shu反应过来了,所谓的“小树”,其实就是西兰花,并且是Luca讨厌的菜。Shu又想到了超市里的Luca也是这样的难过,而他竟然没有感到当日的尴尬……
    他憋笑憋的快疯了。
    “Shu!别笑了!”Luca看着Shu不断抖动的肩膀,委屈地叫道。
    “O、okay。”但是在话尾Shu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Shu——!!”“Sorry…”

    Shu觉得自己笑点低的不行,在整个用餐过程中,他因为久久挥之不去的Luca的表情和比喻,经常忍不出突然笑几下,每次都要担心自己会不会把饭喷出来——那样太不雅观的。并且事后Shu自己都觉得时不时笑的行为很傻。
    而Luca则是一脸不情愿,但还是逼着自己吞下了“小树”们,尽管他嚼西兰花时脸是绿的,这又增添了Shu不少的笑意。
    总之,这一中午过得还不赖。
    Tap to full screen .Repost is prohibited
    🙏🙏😭👍
    Let's send reactions!
    Replies from the creator

    related works

    recommended works

    mushroomdashye

    DOODLE鞋狮短打合集🥰🥰8.8k
    顺序依次是cake&fork,喰种pa,十三号星期五pa,私生鞋哥和偶像luca,误鲨,石老师新图的一段看图说话
    血腥暴力性描写都有,很病的鞋,慎点
    #shuca
    shu对天发誓,他从没这么狼狈过。

    他紧闭着双眼,眉头皱成一团,唾液分泌的速度快到shu感觉要从嘴角溢出,于是他把右手攥成拳抵在唇上来防止这种意外发生,左手则狠狠摁住挤压腹部,试图用这种粗暴的方式制服体内焦躁的猛兽。

    饥饿。那感觉太强烈,无论如何都忽视不了,饥饿感像失去理智的野狼撕咬他的胃袋,又像汹涌的洪水冲刷着他的大脑。shu只感觉自己像战争时期一周吃不上一口正经饭的难民,而实际上,他的情况和那也相差不远了。

    近几天淌过他食道的几乎只有水,shu在清晨认真的考虑过最近要不要请假,或者是干脆逃一天学,显然,他做了最坏的决定,那就是正常到校,用这具虚弱且远出乎他意料地渴望着味蕾刺激的身体。

    shu知道他失算了,却又无可奈何,促成现在情况的完全是他自己的选择,shu现在能做的只有尽量更蜷缩起他的身体,额头几乎都要贴到桌面上那种。这样在外人眼中他或许只是埋头读书,或是这个向来认真的优等生难得在课堂上打瞌睡,起码不是个随时会暴起把前桌同学撂倒,再吼叫着扑上去撕咬那人脖颈的怪物。
    9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