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Search
    Create an account to bookmark works.
    Sign Up, Sign In

    koni00204

    ☆quiet follow Send AirSkeb request Yell with Emoji 💖 👍 🎉 😍
    POIPOI 27

    koni00204

    ☆quiet follow

    △ABO設定,主播A姐姐O
    △R18,閱覽注意!
    △如有OOC請見諒,但請勿上升至本人。

    #Kseki
    #ABO
    #R18

    純情有的與生俱來、無法改變的事實不管過了多久仍是接受不了,比如說KSP對於自己身為Alpha這件事,從懂事開始便不願意去面對。

    即便Alpha在當前的社會上佔有相當高的地位,常見的高知識份子以及能夠在電視能看見的那些拋頭露面的大企業家,在學校裡則會得到特殊待遇,被無止境吹捧已經疲乏,而這些都讓只想要當個平凡人生存的KSP感到倦怠,這也是為什麼變得足不出戶。

    還有一點,雖然講起來老套,KSP希望能夠自己選擇此生中唯一的伴侶,不希望是受到本能的驅使而對一個人心動,尤其是在面對Omega時更是小心。

    然而和平了太久總會有鬆懈的時候,KSP現在面臨此生最大的危機。





    「結果最後還是變成我跟PP共處一室了,好害羞!」

    「少來了,你說的話跟你的表情完全相反。」

    當時的幾年之約終於付諸行動,第一次的出門就獻給了常玩的那幾個人,原本沒想要外宿,結果一整天下來Seki大概不問下數十次,每次提問時黃綠色眼瞳總帶著期待,像個天真孩子似的模樣實在是讓人難以拒絕,最終KSP還是心軟答應了下來,一群人也一起去買了過夜的衣物,果然還是拗不過這人。

    想當然爾分房肯定是跟Seki分到同間,而在兩人進房前隔壁房的還不忘用著戲謔的口吻提醒不要玩到太晚,聽懂意思的兩人吵了一番要她們別胡說,而隔壁則是笑開懷,無視兩人的抗議便回了房。

    都是因為她們說了那些話,KSP總覺得氣氛帶了些尷尬,房間內飄著一絲甜膩但不刺鼻的花香,進房後站在門口沒有再繼續向前,反倒是Seki絲毫沒有任何顧忌,把行李放下後直直的往那雙人床撲了上去,KSP腦裡突然浮現出之前在推特是看到小狐狸在床單上翻滾玩被單的短片,大概跟眼前這場景有九成像。

    玩了整天到現在才放鬆下來,太久沒出門果然不過半天就把體力搾乾,玩到後頭基本上是被Seki牽著跑,不然就是坐在椅子上等其他人逛完,即便休息再多到了晚上也是疲憊不堪。

    放鬆下來腦袋稍微能夠運轉,KSP靠在門上突然思考,隔壁的兩人記得在聊天時曾經提過都是Beta所以不用擔心,而自己也不會特別去提是Alpha這件事,每次被問到便是打哈哈的帶過,但Seki呢?腦內瞬間警鈴大作,完蛋了,完全忘記這一回事。

    「PP怎麼了~為什麼站在門口不過來?」在床上趴了一陣子發現對方沒到自己身邊,Seki坐起身看向在門口發呆的人。

    「呃……想說先讓你在床上玩一下。」此時意識到那花香肯定不是擴香機的精油香,KSP滿腦只想從房間逃離,但又想不到有什麼理由是她可以接受的,就在天人交戰的同時Seki已經走到她面前。

    「那我玩夠了,所以趕快來休息!」逕自拉著KSP到床上,她笑起來時總會露出那小虎牙,此時看在KSP眼裡只覺得是在誘惑著自己,因為太過於可愛。

    「唉……我還是先去洗澡好了。」被強制拖上床的KSP發自內心的嘆了大口氣,祈禱著今天晚上能平安度過,如果人不呼吸就能活下去,KSP恨不得把鼻子堵上,躺在已經沾滿信息素的床上只是在消磨理智。





    「PP穿這樣好可愛噢。」

    「……等等妳的褲子呢?」

    「今天很熱耶,想說一樣是女孩子PP應該不會介意。」

    「褲子穿上。」

    「蛤~」

    走出浴室看到了Seki的下半身只剩下內褲,為了自己著想趕緊要她把褲子穿回,好在她雖然不情願但還是乖乖照做了。

    自己身上穿的是在下午看過夜服時看到的成套家居服,短袖搭短褲,上衣的胸口處繡著小動物的簡單款,款式剛好有狐狸以及黑貓,Seki看到當下毫不猶豫的買了這兩套,而一套強制塞給KSP,美其名是幫不會挑衣服的她買好,實際上只是想要跟她有像是情侶同款的衣服。

    KSP鬆了口氣,然而信息素的濃度比起剛才還要來的高,幾乎沒有單獨跟Omega相處過的自己有些不知所措,更不用說對方還是喜歡的人。

    全身開始躁熱起來,慶幸在這方面可能稍嫌遲鈍些下身還未有太多反應,此時的KSP完全不敢跟她視線對上,只能低著頭蹲在一旁把換下來的衣服塞到袋子裡,嘴裡催促著對方快去洗澡,等到她進浴室後,認真思考著該如何是好。

    所幸信息素隨者時間過去逐漸淡了些,KSP鬆了口氣,動作緩慢的爬上床,疲憊感瞬間散佈到了全身,如果這時眼睛閉上肯定會一覺到天亮,只不過都出來玩了太早睡總覺得可惜,於是她趴著拿起手機開始滑起推特。

    從Seki進浴室開始也差不多過了一小時,KSP心想著原來精緻女孩洗澡洗一小時這件事是真的,正準備關上手機稍作休息,聽到浴室門打開的聲響。

    在那一瞬間,強烈的玫瑰香竄入鼻腔直衝腦門,讓KSP感到暈眩以及無法克制的體溫升高,她想起來了,如果是尚未有番的Alpha信息素,會進而促使到Omega的發情,留有自己的信息素的浴室明顯是影響到了她。

    「PP睡了嗎……?」Seki輕聲問道。

    不知道該不該做回應的KSP默默地改為側躺縮起身背對著她,沒多久感覺到身旁空位多了個重量,接著她整個人往自己貼上,不用抬頭都能感覺到一股灼熱的視線在盯著。

    「妳要對我負責。」

    「欸我什麼都還沒做!」KSP止不住脫口而出的反駁,抬起頭這才跟Seki對上眼。

    「所以等等要對我做什麼嗎?」琥珀般的黃綠眼瞳帶了點狡黠,如同狩獵者準備捕捉獵物似的向她逼近。

    在進房沒多久,隱約察覺到KSP是Alpha,雖然味道極淡,但那沈穩的木質柑橘調香一點一點地勾起了身體本能的渴望,尤其是在進浴室後更加確定,過於強烈的信息素讓雙腳無法站穩,最後選擇了伸手將水龍頭打開,讓水聲掩蓋住那無法壓抑的喘息聲。

    「我沒……唔……」剛要出口的話語被吻堵上,僅能從喉間發出點低嗚,舌尖趁勢滑進那微張的嘴,彼此的氣息以及信息素交織著,淫靡水聲在小小的空間迴盪。

    Omega主宰著失去理智的吻,引導Alpha陷入於這瘋狂的情事。

    直到KSP喘不過氣來,Seki才不捨的放開那令自己眷戀的雙唇,修長食指刻意放慢速度,沿著她纖細身子向下撫去,在接吻時被她鼓起的褲襠磨蹭到下身早已氾濫成災,左手覆上那褲襠上下輕揉,惹得KSP發出了難以啟齒的輕哼聲,隨即抓住對方的手迫使她停止動作。

    「妳自己知道在幹嘛嗎?」調整好呼吸才開口,一切發生的過於突然,KSP試圖阻止她繼續下去。

    「我知道啊。」

    「這種事只能兩情相悅才可以……」

    我的天這是哪裡來的純情少女,Seki忍不住在心底吐槽,不能說掃興但實在出乎意料,網路上那些強勢Alpha難道都是騙人的?

    「那妳不喜歡我嗎?」

    「喜歡啊…….」

    「那就沒問題了呀。」Seki勾起嘴角,等了這麼久終於得到答案,雖然在這種情況下很微妙就是。「因為我也喜歡妳。」

    Seki滿足的用鼻頭輕蹭了蹭她的臉頰,再次吻上她的唇,明明是一樣的吻卻比起剛才還要躁動人心,吵雜的心跳聲敲著耳膜,能聽見的只剩下彼此喘息以唇舌交纏的吸吮聲。

    或許是確立了關係,KSP開始有所回應,主動探索她口中的敏感帶,在輕滑過上顎時能夠感覺到對方的輕顫,明顯的反應讓KSP逐漸將主導權拉回,被遮蔽的下身開始緊繃到有些難受,即便看過一些與情事相關的資料,但在實際發生時卻在每個步驟上猶豫。

    一吻結束,兩人相互依偎著,然而Seki已然按耐不住自身的慾望,起身跨坐在KSP身上後趴在她胸前,有意無意的用下身磨蹭著那被撐起的褲襠,滿溢的愛液浸濕了褲底甚至是從大腿內側滑落,沾染在對方的衣物上。

    「想要了…….」Seki在KSP的耳邊呢喃,如同魅魔誘惑般的低語,雙手自顧自的向下撫去,拉下那礙事的兩層遮蔽至大腿中間,雙腿了失去自由,漲大的慾望卻是挺立著,Seki將底褲褪去,不需經過任何潤滑穴口的濕潤也足以,舔了舔乾枯的唇,身體的異常高溫更是口乾舌燥,再次俯身向她汲取水分同時,對準入口緩緩地讓那硬挺沒入體內直至根部。

    即便如此,那異於常人的尺寸緊緊攀附在那壅塞狹窄的徑道,異物侵入帶來的不適感讓Seki噙著淚,緊抓著對方的衣袖找尋點安全感,待著自己適應她的形狀。

    柔軟炙熱的內壁讓KSP一瞬間差點失去理智,身為Alpha的本能只想強硬的把她壓在身下疼愛,在她後頸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但在看到如此惹人心疼的模樣又把思緒拉了回來。

    KSP無聲的輕吻了吻她的眼角,透露出了不捨及溫柔,即使慾望已經腫脹到開始發疼,額頭不斷冒出冷汗。

    也許是身為Omega,在情事上契合的特別快速,內壁開始不自然的收縮,彷彿已經等不及被佔有,Seki喘口氣,扶著身下人的腰把自己支撐起,圓潤的翹臀開始有了動作,每一次下沉伴隨著誘人的嬌喘,撐開的疼痛感以及被填滿的快感刺激著所有感官,這痛並快樂的刺激只希望對方能粗暴的佔有自己,已經管不著她有多溫柔,本能在數次的交合中將理性給吞噬。

    她開始渴望更激烈的性愛。

    完全失控的信息素也引領著KSP逐漸瘋狂,對方的動作是肯允的信號,雙手下意識掐住她雪白的臀部,肆意進出那令人狂亂的禁地,肉體間的撞擊聲更是使人亢奮,右手扣住Seki的腰間,撐起上身後再將人壓在身下,視線交會,深邃的紫瞳已然被情慾濛上,卻保有一絲理智的停下動作,被本能所控制的紫色狐狸伸手環住她的脖子,用著低沈帶磁性的嗓音開口。

    「弄壞我。」

    KSP聽見了理智線斷掉的聲音。

    於是她放肆的加快了律動速度,一次又一次的撞擊在敏感點上,快感如同潮水般一波一波湧上,這讓Seki失神,雙手緊緊攀附在她的後背,留下了幾道痕跡,嘴裡也只能發出支離破碎的呻吟,從花穴分泌出的愛液成為催化劑,包覆刺激著那來回抽插的慾望。

    僅剩的幾絲溫柔也在對方哭喊著自己名字的同時瓦解,被Alpha的天性支配了所有,KSP只是加重了撞擊力道,低頭在她的鎖骨上留下無數的咬痕,開始聽不清周遭的雜音,只能聽見對方帶著哭腔喘息與隨著律動的呻吟,狠狠佔有著這人放蕩的模樣。

    「不行了…..我不要了……」Seki緊抱住身上人,無力抽咽著,淚水浸濕了對方的衣裳,然而身體給出反應卻是完全相反,不規律收縮的內壁緊緊絞住對方下身,明顯與方才不同的快感,逐漸弓起的腰部讓KSP明白她將近高潮的邊緣,不讓她有喘息空間,比起方才更為用力的頂弄在深處,不下幾次直逼至她發出了顫抖嬌喘聲,如同電流般的快感傳遍了全身,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高頻率收縮擠壓著還在體內的硬挺,從未感受過的刺激讓KSP進乎同時釋放在她的體內。

    Alpha的射精時間總是漫長,更不用說是初次情事,不想讓Seki承受自己的重量,KSP小心翼翼的抱著她變為面對面側躺,直到結完全消退後才緩慢退出來,大量的濃厚白濁從她體內流出。

    瞬間襲上的羞恥感讓KSP想起身清理卻被Seki緊緊抱住。

    「要去哪裡?」Seki帶著鼻音委屈的詢問。

    「感覺妳的…..呃身體會很黏,所以想說先清理一下。」KSP斟酌用詞回應道。

    「妳還有一件事情還沒做。」邊說邊翻過身背對KSP,撥開了紫髮露出那白晢的後頸,這是再明顯不過的提示。

    「但標記下去就是一輩子,妳願意嗎?」指腹輕撫過那稍微凸起的地方,話語中帶了點躊躇。

    「妳說呢?」Seki沒好氣的說道。

    KSP不作任何回應,從後頭摟住Seki,明白對方其實比誰都還緊張,宛如小貓似的舔舐著她的後頸,示意自己願意等待她做好準備,待懷中的人稍微放鬆,才開始放輕力道的啃舐,最後用力咬破腺體,將自己的信息素注入,完成了此生唯一的標記。

    有那麼一瞬間,KSP慶幸自己是Alpha。





    「所以才叫妳們兩個不要玩到太晚啊!」

    粉色羊插著腰氣鼓鼓的看著睡到中午才有消息的兩人,原本講好要吃早午餐,結果完全聯絡不上人,按房門鈴也是沒有任何回應,反倒是一旁的白髮少女似乎看透一切,嘴上安撫粉色羊,視線則是上下打量著眼前的人們,似笑非笑的表情讓KSP忍不住開口。

    「好啦好啦等等吃飯我請客。」

    「好耶~」

    立馬見風轉舵的粉色羊停止攻擊,滿臉笑容的拿起手機查找附近店家,雖然討好了一個,但另外一個人反倒是無法敷衍過去,才想解釋些什麼,白髮少女率先開口。

    「沒事,懂的都懂。」講的同時看著Seki用手在鎖骨附近比劃,而Seki則是默默把領口拉起來,順便給了KSP一記眼刀。

    「我想吃這個!」找到想吃的食物,完全狀況外的粉紅羊開心把手機拿給身旁的人,兩人開始討論起菜單。

    趁著她們沒注意,KSP默默的往Seki的方向挪近,小指輕勾住對方的小指放在身後,柔聲的為昨天失態道歉,這小動作惹得Seki心動不已,悶哼了聲別過頭,但小指卻是扣的更緊,這人跟昨晚在床上的她簡直判若兩人,在標記後大概餘韻猶存,又或者是說Alpha那與怪物般的體力讓自己無法招架,進行了無數次的交合直至失去意識。

    這人明明比自己像Omega,而且身高還比較矮,不服氣自己是當受的那方,然而後頸被項圈遮起的傷口以及強硬挺直的腰彷彿是在反駁似發疼,Seki嘆了口氣,不過除了這點也沒什麼不好。

    也幸好KSP是Alpha,能被自己所愛的人給標記,對於Omega來說大概是此生最幸運、也是最幸福的一件事了。

    馬上轉換好心情的Seki帶著笑,輕吻了下KSP的臉頰。

    「喜歡妳~」

    看向她,一如往常的表達出自己的愛意。
    Tap to full screen .Repost is prohibited
    💜💖💖💯👏💖💜💜😭💯💜💜❤❤❤💜❤💜💜💜💜💜💜💜💜💜💕💖
    Let's send reactions!
    Replies from the creator

    related works

    recommended works